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脑课件之家

把最好读的书,推荐给最想读的读者

 
 
 

日志

 
 
关于我

新疆农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教师。曾多年从事计算机信息管理和信息组织工作,学术研究兴趣广泛,承担过研究生和本科生计算机科学、图书情报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等方面的多门课程教学,现主要从事计算机信息组织与检索、多媒体技术、网页设计与制作和科学思想史等方面的教学和研究,致力于校园网网络教学平台的构建和网络信息资源的开发利用。

我父亲姜克笔下的雷神庙战斗  

2018-03-15 09:21:15|  分类: 怀念父亲姜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牟平举办的“胶东抗战第一枪80周年研讨会上的发言

姜克之子张胜光

201831

很高兴能够来到我父亲当年战斗过的地方,而且能够恰好在雷神庙战斗发生八十周年这一天,重归故里,重温旧事,心里非常高兴!感谢组委会同志的辛勤工作,感谢参加研讨会的各位领导和故友新朋!

我父亲名叫姜克,山东文登文登营人,原名叫姜继,后来改成姜克,雷神庙战斗的时候他还叫姜继1913年出生,193711月入党,19381月入伍,参加了威海起义和雷神庙战斗,是雷神庙战斗的23名勇士之一。

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是:我父亲投笔从戎参加革命的经历。

我父亲曾读过师范,担任过教师,具有较高的文化修养。他在从事革命工作的同时也写了大量日记。他老人家生前曾根据这些日记撰写过一部17万字的回忆录——《变迁经历记——七十年经历拾影》,已发到微信群里,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下。这个回忆录像一部长篇小说一样,大家读起来会感到非常生动。

说老实话,我对我父亲革命历史的了解,基本上来自于他亲笔写的这部回忆录。因为据我所知,我父亲21岁从文登中学师范班毕业以后,即找到了一份小学教员的工作,工作轻松、收入稳定,也已经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了,在当时农村俨然是受人尊重的大知识分子!用今天的话来说他混的已经相当不错了,完全不是因为活不下去而不得不揭竿而起,不得不提着脑袋干革命的“穷棒子”啊!

事实上,我父亲参加革命的经历确实可以用一个成语形容,那就是投笔从戎。正是因为有较高的文化修养,才能逐步、自觉地被共产党所代表的新思想、新文化、新文字所吸引,逐渐找到了自己的信仰,逐渐成为了共产党员和革命战士,而且一辈子坚持共产主义的信念不动摇,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一心扑在革命事业上。我们作为子女,非常钦佩他老人家的坚定信仰,他真正是老一辈共产党员的模范代表!

第二个问题我讲一下我父亲笔下的雷神庙战斗。

根据我所看到的资料,我父亲早在1944年就已经在我党胶东新华书店出版的《血战八年的胶东子弟兵》一书中发表了《燃起胶东抗战第一把烽火——雷神庙战斗》的长篇回忆录,文笔亦相当生动。这是国内写的比较早的回忆文章。

雷神庙战斗实际上分为两个阶段,先是奇袭牟平城,大获全胜;后来是血战雷神庙,突遭日寇偷袭,打响了胶东抗日第一枪!

如果说天福山起义建立了胶东抗日武装力量的基础,威海起义直接打击了胶东亲日派投降势力,奇袭牟平战斗直接摧毁了日寇建立的汉奸、伪政权,而雷神庙战斗则是向日寇直接打出了第一枪!

这四场战斗都是胶东抗战史的著名事件,但是这四场战斗却各有特点:

天福山起义可以说是揭竿而起、拉起队伍,起义当天并没有遇到敌人,没有和敌人发生战斗。当时拉起的队伍大概有80余人

威海起义大家可以看我父亲回忆录,简直是武装游行,非常浪漫、非常有序,一枪未发,却获得了大量枪支弹药。主要任务是护送国民党威海卫的专员离开威海但是部队这一下子又发展壮大了300多人,200多支枪。我父亲就是在这次起义中参军的;

攻打牟平是向日伪反动政权主动出击,长途奔袭、一举克服了牟平城,咱们出动不到100人,缴获100多条枪;

而雷神庙战斗则是突然被日军包围,被迫进行遭遇战,以23人对敌100余人,整整打了七八个小时,突围成功。

19382月初日寇侵占了烟台,接着日寇进驻牟平城,带来了伪县长、公安局长、秘书之类,国民党县长蒋建璋就让了位。日寇建立了维持会、民警队等,他们就跑回了烟台。第三军司令部立即决定组织打击牟平伪政权,以胶东抗日救国之势。

1938212日下午4时,理琪司令员下令部队出发,向牟平城长途奔袭。参加战斗的部队是一大队的四个中队,当时三军还有二大队,这次出动的是一大队每中队三个小队,每小队五人,加上大队部的工作人员,包括黄在、夏来、李辉三位女同志,总共近百人。当时一大队大队长孙端夫、大队副司绍基、政委宋澄,下设四个中队,一中队长柏永升、政治指导员张玉华,二中队长葛振威、政治指导员姜继,就是我父亲姜克。三中队长世印、政治指导员刘中华,特务队长杜梓林、指导员孙镜秋。

今天咱们的《胶东抗战第一枪80周年研讨会》非常荣幸,宋澄政委和一中队指导员张玉华、二中队指导员姜克,还有女战士夏来的后都参加了会议并且发言,非常难得!

213号清晨,农历正月十四,部队长途奔袭到达牟平城下,由理琪、林一山带一中队和特务队进攻东门伪商团,二中队进攻南门,三中队奔赴城西,破坏由烟台来的公路,并监视阻击烟台援之敌,很顺利的完成了克服牟平城的任务。俘虏了伪县长、伪公安局长、伪商会副主席、伪商团百余人,缴获枪支100余支。

我父亲这样写

“十时许,我们队伍押着主要俘虏(其余的都教育释放)背着缴获的枪支弹药,开到牟平城南三里的雷神庙休息,准备新的行动,并指定柏永升带一中队部分人员在雷神庙北边二里许地方进行警戒。

“雷神庙是一个不很大的四合院,我们在庙门口放了岗,部队就在庙内休息。

“十二时左右,附近的老百姓陆续给我们送了饭来,还是过年的大饽饽片哩,?大家一面吃着,一面谈论着战斗的经过,理琪、林一山同志同大队的领导同志则在南大厅开会研究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嗡!’鬼子的飞机来了,盘旋在牟平城的上空,不久,又转了一个大圈子,飞到雷神庙上空,低飞着向下窥视,同志们都在庙内隐蔽,理琪同志和另外几个同志,则在庙门檐下观察敌机的动向,不多一会,敌机飞去了。”这是敌机第一次飞过雷神庙进行侦查。

从这里可以看出我军当时严重缺乏军事斗争的经验,不过此时三军刚刚成立42天,多数人没有经历战争洗礼,军事素养可想而知。

雷神庙距牟平城仅1.5公里,距大批驻扎日军的烟台不足30公里,这么近的距离,日本鬼子说来就来。解决重大分歧的重要会议,不是三句两句话能够辨明的,怎能在鬼子的眼皮底下召开?选择在这个地方开会,部队首脑实在是过于轻敌了!从上午十点开会到下午一点,整整三个多小时,鬼子的飞机三次飞过雷神庙,竟没引起足够重视,部队高层领导竟没有先敌转移!

所以这场仗打的非常被动,一开始战场主动权完全在日军方面,通俗地说就是被鬼子“包了饺子”

我父亲接着写道:

“半小时后,敌机又回来了,这次在雷神庙上空转的圈子很多,飞得又低,大约十五分钟左右,才向庙西北的烟台方向飞去,这次敌机去后,大家有些警觉,一部分战士带上战利品,押着俘虏,开始向山上转移,庙里剩下一些领导干部,他们是理琪、林一山和大队长孙端夫政委宋澄副大队长司绍基,以及大队部和中队的袁志刚、赵冶民、田野、张玉华、宋干卿、姜克,女同志黄在、夏来、李锦辉等,另有一部分特务队员,其中有昆俞山红军游击队的李启明‘大老黑’及老军伍胡老头子等几个神枪手,总共有二十几个人。”

根据其他史料佐证,当时留在雷神庙的指战员准确数字一共2223人。当时进驻雷神庙的部队近百人,还有押解俘虏,此时应该转移了一大半,六七十人已经转移出去了,但是理琪等部队主要领导仍在雷神庙开会而没有转移,这是很重大的失误。

“下午一点钟左右,敌机第三次飞来,‘嗡嗡’作响,而且久不离去这时,?我正换站岗的同志回来吃饭,突然看见由庙东南角转过来三个穿兰黑呢军装头戴钢盔、手持大枪、身材矮小的日本军士兵,我立即转向院内高喊:‘敌人来了!’外面的枪声也响了,原来是敌人已乘汽车在飞机掩护声中,开到雷神庙来了,庙外日本鬼子‘底里瓜啦’叫喊声也都听得清楚了,我们的同志马上占住了各个屋子,向外打枪。”

由此可以看出当时的战场形势,我军确实挺狼狈的。按说当时二里地以外,事先已布置了警戒部队,但战斗一打响鬼子却已经扑到了庙门口,完全把雷神庙“包了饺子”!那这些警戒部队到哪里去了

说老实话,三军成立才四十二天,真正打仗没有怎么打过,打牟平就放了几枪,我父亲威海起义都没有打过枪,然后攻打牟平才学会放枪了,确实是一群小知识分子带着一群农民打仗(其中还有三个女孩子),所以担任警戒的战士并没有经验。撤离原因大概是他们不知道干部在开会,以为大部队撤退了警戒任务就完成了。反正最后追究他们责任的时候,负责警戒的人觉得挺委屈的。

然后我父亲接着写

“我开始转到院内西南角的一个厕所围墙内,见杜梓林和张玉华同志也蹲在那里,张玉华同志说:‘准备流最后一滴血吧!’我默默地应着,心里也立时暗自唱起抗敌歌中‘为国流血国不亡’的歌词……突见杜梓林同志从腰间抽出全大队仅有的一枚底部带撞针的手榴弹,起身向墙外一扔,可是因墙外是雪地,撞针竟未撞响手榴弹,而杜梓林同志的头上,却中了敌人一发子弹,鲜血由头上流下军衣,直流到他的腿上,杜梓林同志光荣牺牲了,政委宋澄同志爬到西南墙上向外了解情况和射击,不久他转到南大厅,张玉华同志也转了出去,我也转到西厢里去。

“西厢里‘大老黑’正持枪从东南窗对着大门口,他把窗上的玻璃用枪托打碎,紧盯着要进门的日寇,已有两三个敌尸躺在大门口了宋干卿同志正在西厢门内用一把小方凳架着匣枪,端坐凳后,也紧瞄着大门口正殿和东厢的同志也都紧紧盯住大门口,并对准爬上屋顶的敌人。西厢的屋瓦,正哗啦哗啦作响 ,原来是敌人想从屋脊背后扒开屋瓦,向里射击或投弹,但机警的‘大老黑’向上面‘砰’的一枪,‘哗啦’的声音没有了。东厢顶上露出敌人头顶,西厢的枪弹便把他打了下去。

“不知何时,理琪同志已经倒在院中了,孙端夫同志说,他已吐饭了,是肠子被打断了,但他还艰难地说:‘节约子弹,坚持到黄昏!’他为胶东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坚强的生命。

 “林一山同志也负伤多处,并被打断了右手,但仍在东厢指挥战斗,东厢外窗上的马口铁‘雨搭子’上,插进几把刺刀,敌人想撬开‘雨搭’向里进攻,林一山同志指挥一排枪打出去,刺刀立即不见了。

“庙内同志除从窗口、大门等处射击敌人,并在墙上能够向外射击的地方挖枪眼,增加了火力,渐渐的,敌人都被击出离开庙墙四、五十步的雪地上,‘砰砰’的向庙里打枪。”

这个时候战场主动权已经转移到我军手里,所以胜利的天已经倾向我军方面!小鬼子摸不清庙内的虚实,看到我军顽强抵抗,不敢像开始那样接近雷神庙,只敢躲在远处打冷枪了。

“‘同志们,节省子弹,支持到天黑,我们的队伍会来增援的!’宋澄政委也负伤了,伤在后背,但他还积极地指挥战斗,有力地鼓舞同志们。

“大队长孙端夫、大队副司绍基,有时到各屋从窗口向外观察,适时地鼓励和指挥同志们。

“神枪手‘大老黑’的右臂也‘贴金’了,我们为他包扎起来,他仍顽强地战斗,坚持不肯换下来,我帮他向枪里压子弹,而他是弹不虚发的。一个新战士负伤了,但还伏在枪眼处,扳着他的枪机。

“南大厅被敌人打着火了,火烧进了屋里,大厅里的同志立即转移到西厢里,不多久‘哗’一声震响,南大厅屋顶塌了,但我们已坚持到有利时刻,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忽然,南面敌人的枪声由稀疏转为沉寂,从西厢的窗口,仿佛看到敌人的黑影向北乱窜,从敌人的后面传来一阵枪声。

“‘我们的同志来了!敌人动摇了!’宋澄政委兴奋地高喊起来。

“‘同志们,冲出去!’大队领导同志命令着。

“于是大家收起打坏的枪支,扶着受伤的战友,张玉华同志背起理琪同志的遗体实际上这个时候理琪还没有牺牲只是昏了过去。当时如果有医生,理琪同志完全可能抢救过来!,一齐从大门和西边的破墙处冲了出去。北边敌人的枪打来,掩护的同志把枪打过去,在我们从雪中走上东山的时候,回头看看雷神庙全是火光了,这火光照耀着胶东的大地

“第二、三天,听说雷神庙战斗,日寇死了四十多人,都用麻袋装回烟台这次战斗大大鼓舞了胶东人民抗战胜利的信心,第三军的队伍通过发展扩大起来,胶东新生了

我要讲的第三个问题,是雷神庙战斗伟大历史意义。

雷神庙战斗对三军来说是一次完全没有准备的战斗,付出代价是必然的。双方参战的人数23100,被鬼子包围了七八个小时,我军牺牲4人,伤了3我父亲回忆录里面是这么写的。尤其理琪司令员和特务队长杜梓林同志的牺牲,给部队领导核心力量带来很大的损失,这就是我军缺少战斗经验所付出的学费。

但是在23100敌我悬殊力量的背景下,我军竟能依托地形地物,坚持战斗七八个小时,逐渐取得战主动权。从我父亲回忆录看,即便没有友军的支援,这场战斗也肯定是以我军胜利而告终!

以我军牺牲4人、日军死亡40余人代价取得完胜,顺利突围成功,这是了不起的战绩!要知道可是在胶东土地上第一次面对100多真鬼子作战

在当时胶东的战场上,早在日本人到来前的半个月,当地的国民党军队和韩复榘的军队早已跑得不见踪影,小鬼子长驱直入,占领一个县城甚至只有一个班的兵力,甚至有的乡镇只派驻了一个鬼子兵!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人敢跟鬼子对着干,雷神庙战斗可以说真正是打响了胶东抗战第一枪!

即便是今天,我们参观雷神庙战斗现场,都很难想象这场仗是怎么打赢的。从纯军事学上来说,这场仗是完全没有胜算的:23个农民和小知识分子(其中还有三个小姑娘)突然被上百个装备精良的日本鬼子包围在小小的一座四合院里,居然能够坚守七八个小时后全身而退,还打死了四十多个鬼子,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啊!

父亲认为,雷神庙战斗之所以取得胜利:这得力于党的领导坚定地指挥和部队老战士的骨干作用(理琪等领导同志的沉着应战和指挥、神枪手的作用),得力于威海起义得来的军事装备(战斗结束时不少战士身上还有数十发子弹,说明弹药充足),得力于全国抗战形势和抗日宣传教育的深入人心,全军上下都有坚强的信念(全军高昂的士气),才争取来决定性的胜利!

说到雷神庙战斗的伟大历史意义,它首先是打响了胶东人民武装抗日第一枪,直接向日军射出了愤怒的子弹!至今雷神庙现场还留有当年现场的激烈战斗的弹痕遗迹,充分说明了当时战斗何等激烈!

其次雷神庙战斗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我军虽然牺牲四人,但是日军却死伤五十几人,尸体装了很多麻袋回去,这在当时胶东大地上被老百姓广泛传颂,极大的鼓舞了山东人民、乃至全国人民的抗战热情。就连唐人先生所著的著名的《金陵春梦》一书中都用了1400字详细描写了这场战斗的经过,并这样评论说:列位看官,可别小看了雷神庙这一仗,人民抗日军仅以二十五枝土枪档住了六百个鬼子的进攻,还打落了一架飞机,这个消息一传出去,立刻提高了大家抗战必胜的信心。山东各地的游击战争便风起云涌地开展起来,福山、蓬莱、黄县、掖县,尤其轰轰烈烈。可见此战在全国当时影响之深、传播之广!

值此雷神庙战斗胜利80周年之际,我们应当深深地感谢我们的父辈当年以热血和生命打响了抗战的第一枪,深深地感谢山东老百姓义无反顾地支持抗战,深深地为在胶东部队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涌现出济南第一团、英雄塔山团、南京路上好八连等解放军模范部队而自豪!没有革命先辈的浴血奋斗,哪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最后,值此“纪念雷神庙打响胶东抗战第一枪八十周年研讨会”召开之际,让我们向这次大会的组织者——中共烟台市委组织部、中国人民解放军烟台警备区、中共烟台市牟平区委、胶东(烟台)党性教育基地——表示热烈的感谢,向这次会议的所有组织者和参加者致以崇高的敬意!我们要和他们一起,牢记历史,不忘初心,大力发展、保护和发掘胶东红色文化资源,扎实推进胶东红色文化产业发展,弘扬红色文化,传承红色基因,奋力打造胶东红色文化新高地,为创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美好明天而努力奋斗!

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