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脑课件之家

把最好读的书,推荐给最想读的读者

 
 
 

日志

 
 
关于我

新疆农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教师。曾多年从事计算机信息管理和信息组织工作,学术研究兴趣广泛,承担过研究生和本科生计算机科学、图书情报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等方面的多门课程教学,现主要从事计算机信息组织与检索、多媒体技术、网页设计与制作和科学思想史等方面的教学和研究,致力于校园网网络教学平台的构建和网络信息资源的开发利用。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马号 张胜光  

2017-11-05 18:03:14|  分类: 马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tianshanmayou《我的马号 张胜光》

写于2017115

马号,或者叫马圈、马厩,是用来养马的地方。马场各个连队凡有马匹的,都有专门养马的马号。

19691970年,我曾经在草原队放了十个月的大车马。当时我的马群里,除了拉车的公马外,还有三匹母马和几头小骡子,总共三十多匹的样子。每天早上赶着它们到柳条河去饮水,晚上赶着它们到草原上“下夜”,出行时都仿佛是率领着千军万马举行盛大的游行一样:我只要赶着三匹母马在前头走,后边其他的马儿就会跟在我的坐骑后面,自由自在地漫步或者撒欢,三十多匹马的马队有时竟可以拉开成为一两里地长的队伍,奔腾起来多么地威风!

当时草原队的马号十分简陋:四面是一人多高的干打垒土墙,靠里面有一个可以挡住风雨的简易棚子,里头支着喂料用的马槽,仅能容纳七八匹马同时进入。外面则是空旷的场地,但也不大。到了冬季三十多匹马晚上都在马号里待着,颇有些拥挤。而且,就是这个马号经多年使用,也已经有些残破了。连里一直说要修个新的,可一直也没有动工。

记不清到底是1971年还是1972年的夏天,连里终于决定造新马号了,这个任务就交给了我们三班!当时我已经当了这个班的班长,手下大概有七八个人,人手显然不足,连里又给我们配了七八个家属工一起干活。

不过我从来没造过马号,连里既没给图纸,也没派技术人员,只是把我带到现场,用手画了个圈:“把这儿给我打上四面土墙,再安上栅栏门就行了,具体怎么干,你们自己想办法吧!照今天的说法,这是典型的“三无工程”啊:无规划、无设计、无预算,稀里糊涂就上马了!

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知道我们班里有一个姓李的大个子职工,在甘肃老家打过土墙。这人平时不怎么起眼,脾气好像也不太随和。不过既然他干过这个活,咱们就大胆启用!我立即在班务会上宣布:任命李大个子为“工程师”,全权负责这次施工任务的“技术指导”,大伙都要听他的,按他的办法干

说来也奇怪,这个平时并不起眼的“李大个子”,荣工程师”后,立马像换了个人似的,精神抖擞地领着大伙干了起来。先是到木工房找来了干打垒用的椽子和绳子,又找来了夯土用的石杵,背着手瞄好了四面墙的走向,定好了取土的土场,然后就一步一步手把手地教大家如何立柱、安夹板,如何填土、如何夯实,使用石杵的手法和技巧……等等等等。大家在他的指导下,很快就掌握了施工要领,四面土墙很快就一节节地拔地而起了!大家从此也就尊称他为“李工”,他也颇为此称号而得意!

干打垒这个活计,最关键的技术是要把握好土壤的含水量。筑墙用的土太干,根本打不成墙;而太湿了呢,就成了泥巴团,根本夯不实!后来我到八一农学院水利系学土力学课程时,才彻底搞清其中的科学道理。但当时,既不懂技术原理,也没有土壤水分监测工具,就是采用李工教的土办法:把要筑墙的土加水拌匀后,用手抓上一把使劲一捏,松开手不散、但又不是泥蛋蛋就行。你别说,李工的这个土办法,还是真管用啊!

不过,施工中还时常有笑话发生。有一天,有一堵墙快要完工了,我估计干完可以早点下工,就对大伙说:“加油,早干完早下班喽!”几个家属工一听可以早回家,立刻干劲倍增,一个劲地往挖出的土里加水,土壤含水量一下超标,又不肯再往里面掺土,就这么凑合着往起打。那天“李工”好像不在,我在墙头上夯土,也没注意送上来的土太湿了,只管一个劲地往下夯。结果,当打完最后一板、拆除支架和绳索时,新打的墙竟轰然一声塌了下来,大家全都目瞪口呆!

从那以后,我就特别强调施工质量,强调“百年大计,质量第一”,万一交工后突然塌了,砸伤了人或马,那就麻烦了。大家亲眼目睹了新打的墙居然垮了,心里也不是滋味,以后干活就特别小心,再也没出这样的笑话了。最后,大概只用了一个月,我们就向连里交出了一座漂亮的新马号,连领导视察后,非常满意!

2012年夏天,我随同众多北京和乌鲁木齐知青马友回场“探亲”,在哈密见到草原队的老职工时,急切地问:“咱草原队的新马号还在吗?”他们都说:“肯定不在了,都那么多年过去我听后心里不禁一阵惆怅!

第二天翻过天山,我们的车队沿着红山口水库、柳条河、三连、二连辗转开到了草原队。远远地就看见了在夕阳的辉映下,在新建的变电站崭新铮亮的输电钢塔下,我当年精心打造的那座马号居然还完好地矗立在原地!我的心里别提有多么激动!虽然我这辈子也参加过一些工程建设,也教出了那么多的学生,但毕竟,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独立领人在地球上完成的“宏伟建筑”啊!虽然,是那么的“土气”,和身旁的输电钢塔相比是那么地不引人注目,但是,经历了四十年的风雨,仍然屹立在草原之上,仍然发挥着它的功能,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看到它,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我,当年的李工,当年的家属队大姐大嫂们!我深深地为她们感到骄傲,感到自豪,因为我们,确实为保卫边疆、建设边疆作出过我们难忘的贡献!

我的马号  张胜光 - tianshanmayou - 《天山马友》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