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脑课件之家

把最好读的书,推荐给最想读的读者

 
 
 

日志

 
 
关于我

新疆农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教师。曾多年从事计算机信息管理和信息组织工作,学术研究兴趣广泛,承担过研究生和本科生计算机科学、图书情报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等方面的多门课程教学,现主要从事计算机信息组织与检索、多媒体技术、网页设计与制作和科学思想史等方面的教学和研究,致力于校园网网络教学平台的构建和网络信息资源的开发利用。

网易考拉推荐

“知.青.情.结”与“马友情深” 张胜光  

2016-06-30 08:12:01|  分类: 马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这个词在今天的中国社会里颇有争议。赞誉者有之,否定者有之。有人为自己的经历自豪,有人则认为往事不堪回首。但我和很多知青朋友聊过,他们中的很多人并不认为当年自己吃了多大的苦,反而认为是难忘的经历。
    譬如我弟弟,当年曾在延安地区延川县张家河大队插队落户,和习近平插队的地方离得很近。我现在的儿女亲家也是在那儿插队的北京知青。照现在年轻人的想法,我们年轻轻就奔赴边疆,是吃苦了,而照我的看法,我弟弟他们的生活应当比我们苦多了!你听说过吃土豆馅的饺子吗?我父母去他们那里看望他们,当地老乡就用这个盛情款待我的父母!可他们谈起那段经历,却都很自豪地说:“我们那时都是社员选出来的大小头头,村里大事小事都是我们说了算!我们使社员的工分值翻了好多倍,他们对我们可拥护呢!我们没觉得吃苦!”
    无独有偶,曾到伊吾军马场工作过的110名北京知青、576名乌鲁木齐知青,凡现在相互有联系的,聚到一起谈起马场经历,都是眉飞色舞,绝无负面情绪流露。
几乎每年都会有众多的马友单独或结队回访马场,尽管他们可能仅仅只在马场待过两三年!而且,马场人现在都自称为“马友”,不论天南地北,只要马友相聚,不管认识不认识,都如同见到亲人,“见到你们格外亲”,真是有说不完的知心话!我们把它称之为“马场情结”。杨镰、李维新无疑就是具有这种情节的典型代表之一!
     是什么造就了今天在马场工作过的人的“马场情结”?为什么“知.青.情.结”今天广受争议,而“马场情结”在马友中却普遍认同?我想,这主要还是军马场当时那种特殊的政治氛围造成的吧!
    伊吾军马场当时是一个团级建制的军工企业,由于直接和军马生产这种战斗力要素有关,建设经费直接由军费开支,所以当时各方面的建设都正在蓬蓬勃勃地开展,各个岗位都需要有文化的建设者。所以,军马场领导招收知青时,都抱着“求贤若渴”的态度认真挑选应征者。而首批108名北京知青告别北京奔赴马场的时间是1968年3月12日,此时距离1968年12月毛主席发表“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很有必要。”“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最新指示、全国知青开展轰轰烈烈上山下乡运动还有多半年之久。这108人都是自己积极主动报名、经马场招工人员认真挑选后才成行的。笔者本人就是与来招工的万天恩领队软磨硬泡了半天,才获得批准的。而108人中,像我这样靠软磨硬泡获得批
准的,还大有人在!所以,我们这几百个知识青年之所以能到伊吾军马场工作,本身也需要有一定的素质!
    另外,伊吾军马场作为团一级的军工企业,当时按照军委的指示是不开展文化大革命运动、只做正面教育的单位。所以这里没有群众组织、没有派性斗争,一切都在党委的领导下正常地运转着,俨然一派“世外桃源”景象。而军马场由“建场108将”所开创出来的良好场风,那种各级领导、老职工发自心底对知青的关怀照顾,使知青们感动之余,也迅速融入了这个集体。
    古语说“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同甘苦、共患难最易建立真诚的情谊。知青们离开学校、家庭、故乡,对用自己的青春获得的一切是刻骨铭心的。善良真诚的人最懂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马场人恰恰具有这种高尚品质。不是单纯的利益回报,而是一种做人的根本。而知青们带来的新的文化、新的思维,也给马场各级领导特别是“马二代”带来积极的影响,以至于今天知青们回马场,只要报出自己的知青身份,立刻就会受到马场人极高的礼遇!当年女子放牧班所在二连指导员,后来的场长刘来河二十年后见到我们时曾感慨的说:“……后来再也没有见到象你们那批学生那么积极、肯干、富有朝气的青年。我们真想念你们呀……”,是呀,马场老牧工那乐观,朴实的气质,不是也无形中输入到我们血液中了吗?这种“马场情结”恰恰说明了当年的知青与马场确确实实融为了一体,成为他们生命中难以忘怀的一部分!
    据笔者了解,无论是北京知青,还是乌鲁木齐知青,当年都迅速成长为军马场各条战线上的骨干。1970年全军军马生产现场会在伊吾军马场召开。我们都站在场部门口列队欢迎来访的兄弟场代表。当北京知青张国平开着卡车驶过场部办公室门口时,杨光耀场长自豪地对站在身边的上级首长说道:“这是我1968年接的兵,现在都能独立开车啦!”当时军马场的各级领导就是这样看待和培养我们知青的!所以杨镰说:“北京知青到马场后,得到马场领导、职工家属的关心呵护,那时候军马场风气正、吃的好、穿的好,北京学生们能到马场都是幸运的!”此言不虚!
    事实上,不仅伊吾军马场知青有“马场情结”,总后系统的几十个马场数千名知青的感受也同样如此!现在,“马友会”已经成为我们这些知青马友心中最亲近的组织,“马友”成为彼此最亲近的人。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只要你找到“马友”,大家都会伸出手来拉你一把。这种情感,只有战场上建立的“战友情”能与之相比!
    所以,虽然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北京知青、乌鲁木齐知青和马场老职工们却仍然有那样深的感情,仍然把这里看做是自己的第二故乡!我弟弟所在的张家河大队乡亲们,至今仍与他们这些当年知青保持着联系,逢年过节经常寄些土特产过来。这说明,凡是真正把知青当亲人看待的地方,知青们无论吃了多大的苦,他们都不会感到委屈,更不会“不堪回首”!
    可是,中国这么大,一下子把全国应届初高中学生都推到农村去,不是每个村子都能像军马场、张家河大队这样来对待他们的。所以对“知.青.情.结”的不同看法,实际上因人而异,全看个人当时的境遇而定了!
    所以,我认为,对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应当分为不同的层面进行分析。历史学家固然可以从决策者的角度深入分析这项运动的成败得失,以作为今后制定政策的依据。但当事人一定要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正确地对待自己年轻时的这段经历,千万不要听信某些别有用心的“公知”的胡言乱语,轻易地得出否定自己经历的结论。至少,对于“马场情结”,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青春无悔!”
    从军马场走出的大学者杨镰不正是这样认为的么
他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都多次讲过:“是军马场奠定了我的人生轨迹,是军马场进一步明确了我的人生追求目标。”
    最后我想借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知青、马友翟明国给山丹军马场“马二代”王红玉所写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马场简史》序言中的一大段文字,来结束我的议论:
    “
我也曾是一名军马战士。
     我
是1966年北京人大附中的高中应届毕业生,由于
文革
运动的开展
失去继续高考上大学的机会。1968年,我来到新疆伊吾军马场当了一位牧
工。我从一个北京长大的干部家庭孩子,成长为能在冬季零下
20℃~40℃、夏
天不脱棉裤在高寒地区跃马扬鞭的军马战士,经历了从身体到精神的磨炼
和塑造。军马场的条件异常艰苦,常年吃不到蔬菜,粮食基本是自产的小麦
由于气候寒冷成熟不好,蒸的馒头黑且粘,指甲因为缺乏维生素都深凹下
去。我们穿的是部队抗美援朝时期收回的旧棉军装(价拨,即需花钱按配额
购买),由于布料已糟,牧马又费衣服,两周就开始布面绺缕,加上没有家人
缝补,所以知青都是穿着没面的、棉花成黑色的特殊衣服。1970年伊吾军马
场召开全军军马现场会,总后勤部领导看到赶着马群的我们,一时老泪纵
横。
     我在放马时遇到过暴风雪,睁不开眼看不见路呼吸极为困难,只能顺风
随马群奔跑,生怕马群跑散,待连长指导员带领职工找到马群时已是傍晚;
我遇到过山顶浓雾,骑在马上看不到马头;我夏天在南山放牧,夜晚大雨磅
礴,雷电卷着火球在我身边频频滚过,而山沟里我们的石屋被雷电削掉了烟
囱和半边山墙;我在北山放牧,由于同组牧工家里有事,我一人连续白班夜
班连轴转一个多星期,粮食断顿,我煮马料、吃喂马的粗盐。气候使我们大多
数人有胃病和关节炎,从马上摔下受伤更是家常饭;我虱子满身,一年洗一
回澡是回北京探亲时才有的享受……
     然而,马场给我开辟了一个从未见识的人生课堂,我知道除了大城市
外,还有这样奇峻美丽的山川,有这样诡异多变的气候,有这样一些拿着低
薪、超强度艰苦劳动的人。这些军马人没有怨言、没有奢求,他们的土窝子、
马圈上都书写着为保卫国家养军马的誓言,而且绝对是在忠实实践着。他们
快乐,他们真诚,家里鸡下一个鸡蛋,自已舍不得吃,却会拉着我们城里的
红卫兵
煮茶喝
。遇到困难的和危险的事,抢先去做,做完后没有人会
认为自己做了分外的工作、尽了分外之责。在他们质朴的外表下,胸怀着一
个天大的词:祖国!慢慢地我了解了他们的历史:中国人民解放军的108名
官兵(俗称108将)——伊吾军马场的创始人,这些老一辈革命者有的参加了震
惊全国的
伊吾保卫战
,新中国成立后,放下手中的钢枪,又成为伊吾军马
场的创始人;有的来自抗美援朝前线的志愿军指战员,这
些指战员从朝鲜战场带着胜利的微笑与疲惫的汗水回到祖国,又来到新疆
参加伊吾军马场的建设;有的来自青藏高原的运输兵与战士,他们平息了西藏
藏独势力的叛乱活动,维护了祖国统一,参加了康藏公路建设后,一路风尘
来到伊吾军马场为祖国养育军马;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
毕业
生与优秀知识分
子,他们集体培育的军马良种——伊吾马,1985年得到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
等奖;马场的建设者中,还有从河南、四川等地来的农村支边青年,他们的加入,使军马场的人员
结构发生变化,也使得职工组成了家庭,形成了稳定的家属队伍。我们北京
知青以及后来的乌鲁木齐知青的加入,大大充实了军马场的中小学教育、赤
脚医生和财务会计队伍。
     军马场培养了吃苦耐劳、先人后己的精神,军马场教我懂得任何夸夸其
谈都没有意义,任何事情都是要靠奋斗的,而且需要团体的共同奋斗。
    我后来有幸再次得到上大学的机会,并读了研究生、博士,到西方发达
国家留学、访问和讲学。2008年,我的中学母校北京“
人大附中”
50周年校
庆,我接受了杰出校友的
校友访谈
。摘录一段如下: 
     问:“人大附中毕业后在哪上的大学?感觉学校对自己有何影响?”
     答
:“人大附中毕业后的第一个
大学
是远在新疆巴里坤的伊吾军马
场。恶劣的自然条件,艰苦的生活环境,美丽的自然景观,诚挚的人际关系
半军事化的管理与无私奉献的工作实践,这些都让我在遗憾失去及时深造
机会的同时,也给予了我精神和意志的锤炼。我知道能理解我的感想的年轻人不多,但我坚信伊吾军马场是我的第一个大学,我喜欢读高尔基的《我的大学》,有心灵相通之处。”
    我在女儿上大学时,写给她的信中有这样的话:“我在庆幸你和年轻一辈没有受到‘文革’的影响,顺利进入大学殿堂的同时,也为你们失去在社会中锻炼的机会或许感到某些惋惜。”
     我完全赞同翟明国的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