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脑课件之家

把最好读的书,推荐给最想读的读者

 
 
 

日志

 
 
关于我

新疆农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教师。曾多年从事计算机信息管理和信息组织工作,学术研究兴趣广泛,承担过研究生和本科生计算机科学、图书情报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等方面的多门课程教学,现主要从事计算机信息组织与检索、多媒体技术、网页设计与制作和科学思想史等方面的教学和研究,致力于校园网网络教学平台的构建和网络信息资源的开发利用。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张鸣:一场不为人知的礼仪之争  

2015-03-22 16:14:30|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国公使驻北京,可以觐见中国皇帝而不用下跪,这是1860年北京中英中法条约就定下来的事。但是直到1873年, 同治皇帝亲政,公使觐见,才得以实现。面见不肯下跪的人,对于当时的满人皇帝来说,是一件了不得的难堪事。皇帝很担心此例一开,天下臣民争相效法,天下就 乱了。但是洋鬼子硬是不依不饶,为此不惜打上门来,门给打破了,也只能火烧眉毛顾眼前。但是,咸丰皇帝一直到死,都不肯从“北狩”的逃难地热河出来,身体的病是一个原因,心病也是一个原因。平心而论,他实在难以接受面见倨傲直腿子的洋鬼子的现实。他到死也没有明白,打上门来的洋鬼子其实倒不是成心为难他, 仅仅是要把中国拉入它们的世界体系,互相建交,互派使节,维护西方的商业利益。

其实,洋人的这层意思,接班的慈禧太后和她年幼的儿子也没真的明白。但识时务者为俊杰,忸怩了十几年,最终身段还是放下了,外国公使见了皇帝。在公使觐见的礼仪上,跪拜自然不能提了,但在小的细节上,善于做文章的中国人,还是想出了好些招数来“收复失地”,比如接见地点选在偏殿,选在随意哪个皇家宫苑,公使进出,走偏门,甚至是太监出入的小门,在宫里行走,必须走在两边的小径等等。意在通过这种小动作,不知不觉地羞辱一下傲慢的洋鬼子,挽回外交失败的面子。

可是洋鬼子们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也许是这些人弄不懂中国人的名堂,也没弄清楚宫里的细节,好些在中国人看来是失礼甚至羞辱的小动作,洋 人基本上没有感觉。一茬接一茬的公使们,就这样随中国的总理衙门摆布,毫不理会中国人暗中的窃笑,也看不到这些人在私下笔记里的洋洋自得。只要他们能得到 外交上该得到的,没人在意礼仪上的猫腻,只把它当做中国人特有的文化讲究。直到1897年2月26日这一天,一个新来的德国公使海靖,打破了这种相安无事的和谐。

据海靖夫人日记的记载,那天,光绪皇帝在宫里为外国公使们举行了一场新年招待会,散会后出来,海靖没有照往常那样,走在宫里大路旁的小 径上,而是径直在中间走。在海靖,也许是他兴之所至,也许是他新来不久,不知道过去的规矩。然而,他这么一走,可吓坏了陪同的总理衙门大臣敬信,敬信不假 思索,马上一把拉住海靖的袖口,想把他拖过来。可是,海靖根本不理,反而执拗地要在中间走。这么一来,除了使团团长,所有的公使都走到了中间来了。

按中国人的规矩,宫里但凡这样的路,中间的路都是留给皇帝走的,臣子只能走在两边,如果有臣子胆敢越轨,就是大不敬,有杀头之罪。当初 制定公使觐见之礼,当然得遵从宫里的礼仪。但公使们只是跟着走,似乎并不明白为何要这样做。大家这样做,也仅仅是因为向来规矩如此,外交官们显然不乐意轻易破坏规矩。只有这个满脑子沙文主义情绪,对中国人又从开始就没好感,而且初来乍到的德国人海靖,才会干出这种随心所欲的事来。

事出来之后,海靖和总理衙门都很恼火。据海靖夫人的日记,夫妇两个,议论此事一直到半夜。而总理衙门那边,想必也不轻松。第二天一早, 信使就给海靖送了一封信,谴责他走错了路,同时请他出席午间总理衙门的宴会。海靖强硬地回了一封信,要求敬信道歉,否则不出席宴会。总理衙门在意的是中国的宫廷礼仪,而海靖在意的则是国际通行的外交礼仪,双方都认为对方失礼,从各自的角度看,都有道理。在敬信这边,突发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伸手去拉,也是应急反应,并非有意唐突。但在西方外交或者上流社会的礼仪,这样的粗暴的身体接触,当然也是不可接受的。只是僵了起来,真正害怕僵局的是处于弱势的中国 人。不久,明显是受了中国人的委托,美国公使田贝过到海靖这里说和。

尽管海靖夫妇对美国人还挺有好感,此番就是不依不饶,非得敬信道歉不可。看到海靖真的 没有出席宴会之后,总理衙门让步了,敬信发出了一封表示悔意的信,但由于没有明确的道歉字样,海靖还是不肯接受。最后,似乎绝望的总理衙门所有的人只好求 助于见过世面的李鸿章,看在昔日同僚的面上,实际上已经赋闲的李鸿章亲自出马,带着敬信登门拜访,当面向海靖道了歉。李鸿章还借机跟海靖聊了一点他去德国访问的事儿,套了套磁,总算是把这场礼仪之争给化解了。不过,从那儿以后,公使觐见进出再走哪儿,也没人敢管了。所谓的化解,就是洋人的大胜。

此番的礼仪之争,不仅意味着中国人的那点小讲究,小动作的失败,而且是中国在对外关系上残存中国礼仪的破损。到了庚子八国联军来过之后,人家不仅不能容忍总理衙门,连公使觐见,也要求在正殿乾清宫了。

在东方,无论是日本的主动变革,还是中国的被动应付或者变法,实质上都是进入西方的世界体系。只是,进入人家的体系之后,能不能争得一 个平起平坐的位置,还要看你变革的效果。如果不能富国强兵,无论在小心思上怎样玩花样,最终还是屈辱,屈辱地做人家的仆从,做小兄弟。所谓的礼仪之争,骨子里就是一个彼此位置怎么摆放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