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脑课件之家

把最好读的书,推荐给最想读的读者

 
 
 

日志

 
 
关于我

新疆农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教师。曾多年从事计算机信息管理和信息组织工作,学术研究兴趣广泛,承担过研究生和本科生计算机科学、图书情报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等方面的多门课程教学,现主要从事计算机信息组织与检索、多媒体技术、网页设计与制作和科学思想史等方面的教学和研究,致力于校园网网络教学平台的构建和网络信息资源的开发利用。

网易考拉推荐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覆灭记—昙花一现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  

2015-11-25 16:00:06|  分类: 边疆和民族政策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11月25日 - 张老师 - 电脑课件之家
 
题记:历史上,新疆先后出现过两个打着“东突厥斯坦”名号的分裂政权,分别为1933年11月12日在喀什成立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与1944年11月12日在伊犁成立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即三区革命)。两个分裂政权建立时间刚好相隔11年,均为当年的11月12日。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从暴动开始到建立分裂政权,再到覆灭,大约存在一年半的时间,但其影响可谓巨大,当前“三股势力”无不以这段历史为激励,以其“思想”为宗旨,打着当时的星月旗帜,狂热的从事分裂活动。
一、预谋阶段。
人员及思想准备:1928年-1933年金树仁执政新疆。和田是驻军较少的地方,墨玉县没有驻军,是统治势力极为薄弱的县。默罕默德·伊敏(他的家族是和田的望族,据说他的祖父在浩罕军队占领新疆前曾为叛军首领,建立割据政权)和沙比提大毛拉(曾游学土耳其、埃及、印度、阿富汗等地,当时南疆最著名的宗教人士之一)于1931年6月聚集核心成员61人在墨玉县正式成立“民族革命委员会”,其宗旨是:反共、反回、反汉,建立伊斯兰教权国家。从1931年6月成立“民族革命委员会”到1933年2月发动叛乱,匪徒通过开办教经堂,培养了大批塔利班(宗教学生,这就是中国的塔利班),讲经内容大多为“圣战”、反汉灭回、煽动宗教狂热,激发他们为“伊斯兰革命”殉教等。同时还进行军事训练。到暴乱前夕,具有此类极端思想的塔利班已达上百人。
军事准备:为加强其核心成员和塔利班(宗教学生)进行军事训练,该团伙串通富户、乡绅、宗教人士支持暴乱。为其筹集资金,组织大量铁匠在昆仑山中、偏远乡镇制造枪支、大刀、长矛以及大头棒,此外还截获了一批金树仁从境外购买的军火。1933年2月,于田县、墨玉县两地金矿矿工发生暴动,暴动的领导权很快落到了以伊敏为首的“民族革命委员会”手里,伊敏认为全面暴乱的时机已到,于是召集会议,会议推举其为暴乱总指挥,沙比提大毛拉为总顾问和宗教事务负责人、买买尼亚孜·艾来木为政府负责人,并决定于开斋节后的第30天举行暴乱。
二、和田暴乱,建立“和田伊斯兰国”。
 在当时,和田地区的暴动有2处,一处为墨玉县暴动、一处为于田暴动,这2次暴动是相互独立,最后和田的暴动者夺取了于田暴动者的“果实”。
和田暴动:
1933年2月15日深夜,混入墨玉县政府的内奸阿克·吐尔逊等打开了城门,以伊敏为首的68名暴徒冲进了墨玉县城,仅仅2小时,墨玉县即被暴徒占领。暴徒冲进县政府时,县长闫倬刚刚起床,当即被斧头砍死,闫倬夫人开枪将凶手击伤,旋即被其它暴徒砍死,当时县政府内共有50多人遇难。
2月16日凌晨,暴徒发展到300多人。当时,墨玉县城内有100多汉族居民,多为做生意的,当日,这100多人仅有12人逃到了和田,绝大多数人当天就被杀死。塔利班发疯似得寻找汉族人,并当场将他们打死。
2月16日中午,暴徒发展到了1500多人,在墨玉召开了庆祝大会,庆祝暴动成功。
2月20日,暴徒发展到了5000多人,伊敏将“民族革命委员会”改组为“和田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并自任武装部队总司令、沙比提大毛拉任最高教职人员、买买提·尼亚孜等任地方首脑,正式建立了一个分裂政权。同日,发兵和田。
由于当时和田的行政长官谈风翼、和田县长王叔仁在2月16日即获知墨玉暴乱的情况,当即通知在和田的300名汉族人进入和田新城,并抢修新城城墙,在向省政府通报的同时,从于田县调180人的骑兵、从皮山县调一个连准备夹击暴徒。由于暴徒被前后夹击,并且缺少枪支,开始的几天战斗失利。但是暴徒怎么会甘心失败呢,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充分利用地形,采取埋伏诱敌的战术对付于田来的骑兵,于田骑兵寡不敌众,全军覆灭。暴徒随即用缴获的枪支攻击皮山来的军队,皮山军队独木难支,退守皮山县固玛镇。
2月28日,和田旧城失守。3月16日,和田新城的守城官兵和政府官员向暴徒投降。此时的暴乱队伍已发展到10000人。暴乱部队在占领和田新城后,向东部发展,连续占领洛浦、于田、民丰、且末、若羌等地。他们强迫汉族人信仰伊斯兰教,杀戮印度人,驱逐欧洲传教士。
于田暴动:
当墨玉暴乱的消息传到于田时,于田的喀孜提万普、韩连长率领了一个连(即前文所述180名骑兵)支援和田。当时的新任张县长和老县长王县长(新任知县刚上任,老县长还没走)共同下令让于田县所辖全体官员到县城集合,组织城防团,保卫县城。
2月22日,星期五,穆斯林的居麦日,大量的穆斯林将聚集在清真寺礼拜,墨玉暴乱的消息极有可能刺激他们进行暴乱,于是于田县组织了武装拉动,并向在来大桥清真寺(据说是800年历史的大清真寺)做乃玛孜的人武装示威。
2月24日,王县长和张县长给于田县最有名望的20多名宗教人士、乡绅发了请帖,准备通过控制这些头面人物,制止暴乱的发生。但又出现了内奸,导致功亏一篑。在县政府工作的约多来提别克向这些人透露了县长的“阴谋”,并煽动说:你们再不逃命的话,明天脑袋就搬家。最后,这些有名望的宗教人士、乡绅聚集了数百人,宣告起义暴动并进军于田县城,推翻县政府。他们提出了“不准掠夺百姓财物,只准缴获剥削人民的土豪劣绅的财产”军令,深的民心,快速的攻进了于田县城。
当时在于田城的官员、士兵以及汉族人一部分向东往民丰方向逃跑去,另一部分逃进了县政府。在县政府内的人分为了两派,一派主张投降,一派主张抵抗。以新任知县张县长为首的投降派认为:暴徒人多势众,硬打肯定要吃亏,不能白白的流血,先向他们投降,待大批援军到达后,暴乱者就会四处逃窜,于田还是我们的天下;但是以老知县王县长为首的抵抗派认为:暴徒绝不会放过我们,要顽固抵抗。但最后投降派占了大多数,另一部分抵抗派也不得不投降了。最后留在县政府的人答应皈依伊斯兰教,交出财产,同意投降,“暴徒”答应保障他们的生命安全。
然而,暴徒占领于田县城后,很快在县政府内奸的指点下,将投降派和顽固派一一分了出来,老知县王县长和他的儿子以及其他抵抗派被当场斩杀。后来又杀害了城内的34名汉族人、2名印度人,还绞死了5名与汉族通婚的维吾尔妇女。据老辈人回忆:王县长在被斩首前临危不惧,大义凛然。暴徒占领于田县城后,暴乱头子阿不都海拜尔阿吉、买买提明巴依、索皮伯克等人自封县官,成为了于田县的管理者。
 
占领和田全境:
正当于田的暴乱头子准备为所欲为的时候,和田的暴乱分子发来了指令,指派伊敏艾来目为于田的首领,而于田的暴乱头子却没有得到任何官职。虽然这个指令没有在于田被执行,但也侧面说明了和田人在打于田城的注意,于田暴乱分子经过商议决定向马步芳投降,并写了投降信由一个名叫克力木西哈的人从青海、甘肃方向前往送达。经过了20多天,马步芳的部队却一直没有来,和田的暴乱部队却来了。武器装备良好的和田暴乱分子包围了于田城,于田暴乱头子开城投降,于田暴乱的果实被和田人攫取了。Ps:其实马家军收到投降信后当即派遣了一个排的士兵前往和田,但是在轮台县的时候遇到了当地的暴乱分子,最后辗转到达于田时仅剩下了6个人,而此时于田城已被和田人占领,因此6名马家军以打工的名义潜伏了下来,一直等到1934年大批马家军进驻和田。在“和田伊斯兰共和国”占领墨玉、和田、洛浦、于田、民丰、且末、若羌等地后,向皮山进军。先派1000人攻击皮山失利,再派2000人支援,4月11日攻克皮山,和田全境失守。
 
 “和田伊斯兰共和国”的统治:
伊敏统治和田后,土耳其的“双泛组织”专门派库尔班阿吉·卡伊玛古送来了一面月牙五星天蓝色旗。伊敏将此旗定为“和田伊斯兰共和国”国旗,迅速建立了“卡孜”制度,成立各级宗教法庭,用伊斯兰教法作为法律。瑞典德隆大学教师、天文学家尼尔斯·安博特,1927年受聘于中国西北科学考察团。1933年南疆动乱时,他正在和田一带从事科考工作,著有《驼队》一书,其中有一段描述了伊斯兰教法的残酷统治:4月20日是巴扎日,人挺多。我上街买食品,路上碰到一小股在巴扎四处转悠的士兵,讨厌的情景令我作呕。走在头里的大兵持一支长矛,矛尖上绑着一个人的手。犯人是个贼,跟在大兵的后面,光着脊背,右臂高悬,留着血,缠着绷带。士兵们走在身后,用皮鞭抽打他。那可怜的人被迫不停地喊:我偷了东西,我是个贼,我偷了两只碗,最大恶极。
三、阿克苏、喀什的暴乱团伙
1933年,在喀什出现了2支暴乱武装。一个在库车暴动的铁木尔,另一个临阵倒戈的柯尔克孜族叛匪乌斯曼。后来“和田伊斯兰共和国”、铁木尔叛匪、乌斯曼叛匪合流。
   铁木尔团伙:
1933年1月,马仲英派马世明、马占仓沿天山南麓一路西进,经吐鲁番、库尔勒,在攻占焉耆之后建立了“三十三师剿匪总司令部”。从而把战火带到了库车。库车脚夫揽头铁木耳乘乱响应,发动暴动。马世明、马占仓与库车起义的铁木尔组建回、维联合军,继续向西推进。他们当时所用的口号为“灭汉兴回”、“建立伊斯兰教国”。库车被占后,接着又攻击阿克苏,并于2月5日占领阿克苏。3月,铁、马联军进攻喀什,在巴楚东北境图木休克一带,与省军杨庆明团交火,杨战败。喀什派副官李登龙为第二路指挥率骑兵、炮兵来图木休克阻击马军。李登龙战败自杀,师长刘鼎新在恰尔巴格一带遭暴动者伏击身亡。至此,从鄯善到阿克苏各县陆续变成了马仲英部下马世明、马占仓的势力范围,兵临喀什噶尔城下。从库车到喀什各个县城的汉族官吏,商民望风而逃,向东无路可去,只有向西逃往喀什,想求得省军保护。可能大家要说:马仲英的部队和铁木尔部队是联军,为什么不把马仲英部列为暴乱部队呢?这里我要说明一下,马部在入疆之前为正规部队,是有国民党正规番号(36师)的,马仲英亦有国民党正规中将军衔,与铁木尔联军是为了夺取南疆地盘。在立稳脚跟后,马仲英杀死了铁木尔,详情后面一一叙述。
   乌斯曼叛匪:
1933年3月,驻守南疆的最高军政长官金树智暴病身亡(新疆省主席金树仁的弟弟,有说法是自杀)。金树仁遂任命马绍武为南疆最高军政长官,马派部下金绳武率兵征讨分裂政权“和田伊斯兰共和国”,结果全军覆灭。马绍武受命于危难之际,既要南征和田,又要北御巴楚,兵力严重不足。于是在阿图什和乌恰一带征集了800余名柯尔克孜族士兵,配给长枪400支、大炮2门,编成一团,并起用柯尔克孜族人乌斯曼为营长。但正待马绍武用兵之时,乌斯曼却暗中与进军喀什的铁木尔联络,率柯尔克孜族士兵反戈,在苏洪卡(位于喀什通往乌什的山中小路上)打死了团长陈德馨,并调转枪口杀向马绍武。新组建的军队哗变,并与铁木尔、马仲英等部兵临城下。
四、喀什失守,各势力重组,和田阿达西一统天下。
   反分裂斗士、爱国宗教人士马绍武:
驻守南疆的最高军政长官马绍武,在经过巴楚阻击失败、征讨“和田伊斯兰国”失败、新组建的柯尔克孜族军队哗变后,兵员锐减、元气大伤,只能基本维持叶城、莎车、喀什回汉二城的秩序。并且没有兵力再来抵御暴徒,喀什失守只是时间问题。但是马绍武极为牛逼的生世拯救了他,攻击喀什的队伍里面的马仲英部关键时刻帮了他一把。
马绍武出身宗教世家,是甘肃河州著名阿訇、回族哲合林耶教派(又称新教和小坊)创始人马明心的五世孙,所以在宗教界有很高的地位。马绍武能文能武,其汉文和经文都有较深造诣,是个博学多才的宗教上层人士。此外,他还多次在吐鲁番、喀什等地修建清真寺及其它宗教建筑,又曾主持翻新过闻名西北的今乌鲁木齐南大寺。由于多方广行宗教善事,他在穆斯林中颇有声望,是新疆回族哲合林耶派的著名人物之一。他饱受磨难,屡经征战,利用其宗教地位、行政权力和所属回队武装(有步兵二个营,每营五百人;骑兵二个营,每营一百二十人),极力维持回汉二城和莎车、叶城等县的秩序,经历了诸多重大历史事件。
   喀什回汉二城的陷落:
5月2日,柯尔克孜叛匪乌斯曼率先攻陷疏附县城(喀什回城),并将马绍武全家及其亲信士兵200余人包围在行政长公署(今喀什行署)院内,经亲信奋力抵御,行政长公署未被攻破。
5月4日和6日,铁木尔、马占仓联军先后进入喀什。铁木尔部占据疏附,马占仓部进驻疏勒。马绍武利用自己的宗教身份和马占仓同族的关系,策反了马占仓,马占仓出于对马绍武教长地位的敬重,利用他曾一度和铁木尔联合作战的“盟军”关系,与铁木尔反复交涉,并派出士兵300余名驻扎在行政公署附近,以保护马绍武。同时,马占仓一再劝说铁木尔制止乌斯曼对马绍武的进攻。铁木尔占据疏附后,自封为师长和总司令,又任命吐鲁番维吾尔族人尤努斯伯克(汉名郁文彬)为喀什行政长;任命玛纳斯回族人苏金寿(维名木沙)为副行政长。此后,被封为旅长的乌斯曼又曾多次向马绍武发起攻击,均因铁木尔师长的反对和马绍武、马占仓的抵抗而没有结果。后来,经马占仓的努力,铁木尔终于允许马绍武随马占仓驻疏附的士兵一起移驻疏勒。5月15日,马绍武的行装车马被严密搜查之后,得以放行,从此与马占仓合兵据守在疏勒。至此,喀什回汉二城陷落。
莎车大屠杀:
在北面来自铁木尔、乌斯曼叛匪以及马仲英部队的连续打击下,喀什噶尔失守。而南面的“和田伊斯兰国”也没有闲着。4月5日,穆罕默德依明在和田成立“和田伊斯兰教王国”,自封为“和田帕夏”(意即和田王)。“和田伊斯兰教王国”成立后,实行军事扩张,4月11日攻克皮山后,继续向西挺进,相继攻占叶城、泽普等地,5月20日又攻占莎车县老城(回城),并包围了新城(汉城)。5月22日,铁木尔部下哈皮孜率部与和田叛军联合进攻莎车新城,守城的是马绍武部下宋营长,城内居民组织了民团协助守城。但由于城内弹尽粮绝难以坚持,守城省军提出与围城部队进行谈判,5月26日,达成了获准省军交出武器,退出莎车,撤往喀什的协议。 大约在6月16日城内汉回军民打开西门撤离,他们分两批出发,第一批一千余人,走到黑孜尔戈壁时全部遭到屠杀,后称“黑孜尔大屠杀”;第二批一千余人,在英吉沙县城遭遇柯尔克孜族叛匪乌斯曼,被全部杀害。分裂分子极端的残忍性在这些大屠杀中暴露无遗。
据当时在场的一名回族老前辈(当时他年级小,穿着维吾尔服饰,会地道的维语,躲过了一劫)讲述:莎车陷落后,“和田国王”的“士兵”进驻了县城,他们没有统一的服装,穿着各自的衣服,但头上都戴着红帽子,或者用红布、绿布缠在头上,留着长发。他们拿着老式来福枪、各式各样的大头棒耀武扬威。他们打着星月旗,旗帜下面写着古兰经经文:“援助来自真主,胜利即将到来”。莎车一片混乱,处于无政府状态。至此,南疆全部陷落!!
回汉民众的孤岛——疏勒:
 1933年5月4日,马占仓占领了疏勒(喀什汉城),5月15日,新疆省政府任命的南疆军政最高长官马绍武及其家属、残余亲兵在马仲英部下马占仓的的帮助下退到疏勒。前面已讲过,他们是反对泛土耳其主义的,保护汉族官吏、家属、商民,因此部份汉族难民试图逃往疏勒,以求保护。虽然马仲英、马绍武都是军阀,来南疆也是为了抢地盘,但他们在人生最后的几年,保护汉族人、消灭分裂政权,却足以令他们流芳千古。事实上,反金(树仁)暴动遍及南疆之后,疏勒就成了各地幸存的军政官员和回、汉族逃难百姓的避护所。马绍武、马占仓退守疏勒后,涌进喀什城的那几支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武装,在泛伊斯兰主义者和泛突厥主义者的煽动下,开始了对疏勒县城的长时期包围和进攻。马绍武、马占仓二部合计有士兵2000余人,为了死守孤城,他们发动了城内所有的精壮男丁,组织了商团民勇,挖战壕,修工事,日夜巡城防守。虽然攻城武装轮番进攻,但当时的疏勒,城墙高大坚固,城内水源不断,县署仓粮充足,加之攻城军队番号杂乱、各自为战,力量分散,马绍武、马占仓闭城坚守,与攻城武装相持数月,疏勒城始终没有失陷。城中回汉群众生命财产得到了保全。据一名当时在疏勒县内的妇女讲述:城外的叛军每日早晚都在示威游行。叛军高呼:“乌斯曼帕夏,亚夏!亚夏!”(乌斯曼皇帝,万岁!万岁!),狂热的吼声,穿过厚厚的高墙,让居住在这里避难的各地官吏、家属、商民不寒而栗。还有大量的回汉难民在撤往疏勒的路上被杀害。经在回汉军民的共同防守下,疏勒县一直没有被暴乱分子攻陷,从1933年5月6日一直持续到1934年2月6日,被尕司令马仲英派遣的援军解围。
在新疆档案馆有一份巴楚电报局主任陈金山在1934年4月11日发出的电报记载:当时,温宿、疏附、巴楚、莎车、泽普、叶城、伽师等县被缠民(对维吾尔族的蔑称)乱兵杀戮汉族,戕害官长,劫抢银物,从未有遇而脱险者,据塚毁庙并勒令改装入教,残暴已极,统计汉人被害者约在千余人,哀我汉族无辜遭难。生者既被劫抢,死者犹受劈棺展刑,每念及此不觉潸然泪下。”尽管寥寥数语,却道尽人间惨状,乱匪暴行。
   “和田帕夏”一统喀什:
和田人占领莎车后,伊敏的弟弟阿不都拉率领2000人前往喀什。6月11日,加纳伯克率领1000人由和田奔赴喀什。7月4日,沙比提大毛拉来到喀什。此时的喀什地区已经有铁木尔、乌斯曼、马占仓部三足鼎立。伊敏的部队要染指喀什,要求占有喀什、巴楚等地,铁木尔和乌斯曼不能容忍,于是联合起来在7月13日逮捕了加纳伯克、阿不都拉、努尔·艾合买提。7月26日,和加尼亚孜委任铁木尔为喀什总司令,引起乌斯曼和铁木尔不和。8月初,乌斯曼与铁木尔反目并发生火并,率部离开疏附城退往明遥洛(在今疏附县木什乡境内)。8月9日,马占仓佯装配合铁木尔追击乌斯曼,在色满境内俘获铁木尔,随即将其枪决,并顺势攻下疏附城(喀什回城)。此后,在马占仓的支持下,马绍武又恢复了行政长职务。然而好景不长,被铁木尔师长囚禁的沙比提大毛拉于混战中获释。他出狱之后,利用铁木尔师长的部下对马占仓打死铁木尔的强烈不满,组织起铁木尔残部与和田驻喀什军队,趁马绍武、马占仓立足未稳,向他们展开了猛烈反扑。退入明遥洛山中的乌斯曼此时又出山向疏附县城进攻。二马在他们联合进攻下仓猝应战不支,被迫放弃了疏附县城和行政长职务,于8月16日退回疏勒死守孤城。不久,伊敏联合铁木尔残部,将乌斯满囚禁,“和田伊斯兰共和国”控制了疏附。至此时,伊敏的势力基本控制了喀什、和田地区,只有疏勒城(喀什汉城)仍为马占仓、马绍武占领。
五、“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建立。
除马占仓占据的喀什汉城之外,大部分南疆地区都已听命于“和田伊斯兰政府”。于是,和田“民族革命委员会”与喀什“青年喀什噶尔党”两个分裂政党势力合污一处,沙比提大毛拉公开积极为建立南疆分裂政权进行各种准备,其中包括协调喀什各方势力的谈判。9月、10月,在沙比提大毛拉的主持下,喀什成立了由11人组成的“东突厥斯坦独立会”。沙比提大毛拉自任该会主席,宣布“独立会”的宗旨是建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11月7日,“独立会”选出了各部门的头目,新疆现代历史上的第一个分裂政权即将正式出笼。
1933年11月12日晚,“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宣告成立,公布了“政府”《组织纲领》、《施政纲领》以及所谓“宪法”和“政府”成员名单。《组织纲领》共30条,其中第二条宣称:“东突厥斯坦为永久民主共和国,请求南京政府或国际联盟予以便利;协助人民,共同努力,以达最终之目的而保永久之独立”。其所谓“中央政府”由“总统”、“国务院”及所属各部组成。和加尼亚孜(此时已进驻阿克苏)被邀请出任“总统”,以利充分争取全疆各地的支持;沙比提大毛拉自任“总理”,以下各部“部长”及“国务议会秘书长”等要职,则大多由原和田“民族革命委员会”领导成员或制造和支持分裂的封建上层人物担任。穆罕默德?伊敏仍牢牢地把持着“民族革命委员会”的领导权,并与其两个弟弟分别控制着和田、莎车、英吉沙三处要地。其“宪法”规定:以伊斯兰教法取代中华民国法律制度,以蓝底白色星月旗为“国旗”;派人前往英印、阿富汗、伊朗等地开展“外交活动”,谋求外交承认,并通过驻喀什英国领事馆和来访的土耳其军政人士向两国求援。在喀什与和田发行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银行钞票,还出版了《东突厥斯坦周报》、《独立》月刊、《自由杂志》、《生存周报》等各种分裂宣传刊物,大肆宣扬分裂,鼓吹对异教徒的“圣战”。这种分裂行径正与英帝国主义的亚洲总体战略相一致,因此初期得到了英方的支持。在分裂政权出笼之前,英国政府为其提供了51万卢比的活动经费。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出笼后,受到境外“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的广泛欢迎和支持。土耳其报纸大肆鼓吹和宣扬南疆事态的发展,称“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为“将沿着通向完善美满的道路上前进的一个现代化国家”。然而土耳其政府却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承认和支持分裂政权。从官方角度讲,只有在动乱中刚刚上台的阿富汗政府首脑查希尔?沙对“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表示出了公开的同情和支持。这位才执政数天的国王向喀什分裂政权发去了一封贺电,进而在接待其使团时应允“有偿地提供一批武器,并向喀什派驻一名政治代表”,但是也以“承认东突厥斯坦独立为时过早”为由,拒绝了使团试图赢得正式承认的要求。
五、“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灭亡。
   “孤岛”疏勒最后的攻防战:
这个破坏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的反动政权一出笼,就遭到了各族人民的共同反对。在“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之初,曾缺席推举了哈密维吾尔族反金暴动的领导人和加尼亚孜阿吉任总统。当时在阿克苏的和加尼亚孜阿吉对这个分裂祖国的伪政府并不感兴趣。但由于铁木尔被马家军枪杀及其它一些原因,和加尼亚孜阿吉的亲信部将麻木提师长率部3000余人于1934年1月自阿克苏开到喀什,也参加了对疏勒县城的围攻。麻木提师长的参战,使疏勒城内外力量众寡悬殊。二马虽然率领回汉军民死力抵抗,但重兵压境,伤亡日增,粮弹将尽,形势万分危急。暴乱的叛军喊出了后来东突们必叫的口号:杀汉灭回。在他们看来,汉人是侵略者,自然是要杀的;但是根正苗红的回人居然也帮着汉人,那就是叛徒,更要消灭干净。但是参与事变的本就是一堆乌合之众,疏勒县城一直打不下来。
   出其不意,光复喀什:
1934年2月,受省政府和苏联红军联合追击的马仲英率领部队进军喀什,在巴楚遭到“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中心指挥部部长玉素甫江指挥的部队两千多人、阿图什的克契柯阿訇率领的一千多人的阻击,双方展开血战。马家军大败“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武装的阻击后,于1934年2月6日从伽师猛攻疏勒外围。马部将领马世明战死,但围城军队此时腹背受敌,在援兵和马绍武、马占仓的内外夹攻之下,被打得倒戈弃甲,四散而逃。至此,疏勒之围始解。疏勒解围后,马绍武与马占仓配合马福元等联合行动,一鼓作气,向盘踞疏附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发起总攻。“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军队丢车弃马、溃不成军,马福元等几乎兵不刃血地占领了喀什回城,彻底捣毁了分裂政权的大本营,昙花一现的分裂政权土崩瓦解,喀什回汉二城全部光复。
   马家军、和加尼亚孜和盛世才的和解:
由于马仲英是从甘肃一直打到新疆,入疆时带了7000人,在乌鲁木齐大败盛世才,马家骑兵队甚至大败武器先进的苏联兵,后在盛世才和苏联的飞机大炮的攻击下,在乌鲁木齐阵亡3000多人,旋即向南疆溃退,一路攻营拔寨,占据喀什,马仲英当时22岁。喀什光复后,盛世才又任命马绍武为喀什行政长。当时苏联和盛世才还在追击马家军,并在巴楚大战中大败马仲英,马仲英对36师今后的出路问题进行了反省,最后在马绍武的协助下,多次与苏联驻喀什领事馆交涉,并有苏联出面斡旋,使马仲英和盛世才的争夺战取得暂时的妥协,省军和苏联红军停止了对36师的军事追击。1934年4月,双方正式停战言和,达成了协议。盛世才同意划和田、叶城、皮山、墨玉、洛浦、策勒、于田、且末、若羌等九县为三十六师防区,由省方按月向36师拨发粮饷。省军和36师双方各守自己防地,和平共处,互不侵犯,共同维持新疆的统一局面。马仲英前往苏联。 1934年5月,马仲英向36师全体官兵宣布了这个消息,并离开了部队前往苏联。他去苏带领的随员有军事总顾问萘雪村 (中共党员,己脱党),参谋长吴应琪(中共党员,河南开封回族人,苏联基辅军校毕业),代秘书长葛霁云(甘肃天水人,中共党员,己脱党)等及青年军官280多人,经依尔克斯塘出国去苏联。
分裂政权的残余人员在沙比提大毛拉的带领下向西逃往英吉沙,而“总统”和加尼亚孜则向东逃往中苏边界的伊尔克什塘,并与苏方代表举行了谈判。在苏方的协调下,和加尼亚孜同意解散分裂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归服新疆地方政府,并出任新疆省副省长。与此同时,和加尼亚孜致函沙比提大毛拉,通知“总统”解散“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决定。3月2日,沙比提大毛拉在英吉沙召开所谓“内阁特别会议”,会后宣称拒绝“总统”下达的解散令,并宣布和加尼亚孜为叛徒。之后沙比提大毛拉前往莎车,与“和田伊斯兰政府”头目穆罕默德?伊敏磋商对策,企图负隅顽抗,作最后的挣扎。4月中旬,和加尼亚孜统兵抢在马福元之前进占莎车,逮捕了沙比提大毛拉及部分“内阁部长”,加带刑具,经麦盖提押往阿克苏,将这一伙分裂首恶交付省政府当局。7月,沙比提大毛拉等被押往省城迪化,后死于狱中。和加尼亚孜却因此“将功赎罪”,而且“戴罪立功”,因此获得了当时国民党新疆省政府的副主席职位,几年后被盛世才作为间谍枪决。
   最后的战役:
马仲英赴苏学习之前,对36师进行了整编,任命马虎山为36师代理师长。马仲英一行到苏联后,根据36师同省方的协议,马虎山率部向和田防区开拔。马仲英部下马福元部在占领喀什后迅速向英吉沙、莎车、叶城一线攻击前进。在英吉沙与疏附半途的荒野上遭遇伊敏的弟弟阿不都拉率领的暴乱分子,阿不都拉及其部队不敌马家军,全部战死。4月12日,马福元部占领英吉沙城,伊敏的另一个弟弟努尔·艾合买提也被打死,伊敏逃回了和田,马虎山顺利占领叶城、皮山等。
伊敏逃回和田后将和田暴乱政权又改为“和田伊斯兰教王国”,推举其兄满素尔为“帕夏”急忙调集兵力,修筑工事,准备粮草,在扎瓦阻止36师进驻和田。
据当时在皮山县的一名老辈人讲述:大约在伊敏返回和田后的两个多月,从喀什退下一股操乌兹别克语和俄语的暴徒,他们骑着高头大马,拿着水连珠枪,他们要把皮山县所有剩余的汉人都赶到和田。在他们的押解下,快到藏归的戈壁滩上,他们把这群难民中的老人和男人都枪杀了。我永远忘不了那发生在身边的悲惨情景。年轻的女子都被这些人霸占了,只有我们这些小孩幸免于难。我被赶到和出后,只得寄人篱下,为人作仆。这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我没有在资料中找到,但据我分析有三种可能,一是中国的乌兹别克族;二是白俄的归义军;三是阿富汗人。
马虎山的先头部队共两个骑兵团,在第二旅旅长马如龙率领下,这支骑兵部队便直向和田挺进,沿途所向披靡,势如破竹,直达扎瓦,很轻易的就消灭了毫无斗志的伊敏军队。6月12日(也有说法是6月23日),马虎山的先头部队马如龙攻克和田,“和田伊斯兰教王国”帕夏”满素尔被杀。穆罕默德·伊明在马如龙进入和田前,率领300多人逃往克拉古塔格(黑山),企图收集残部,伺机反攻。由于马部骑兵跟踪追击,穆罕默德·伊明的残兵尚未集中,他已无力进行抵抗,遂于1934年7月26日带领28名随从逃往印度。至此,“和田伊斯兰教王国”也宣告覆灭。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